您当前为:>>>游客登录
议论文中的叙述要有针对性

导语:

叙论结合,是优秀议论文的标配。叙述为议论服务,是考生必备的写作技巧。

 文本展示

做一棵橡树

                        张文静

曾有报载:“某高校两学生酒后飙车被警方拘留。其中一人直接问警察:要交多少罚款?另一人则炫耀道:大学四年已换过了三辆跑车。”

读了这篇报道,我只是叹了一口气。那跑车且不论是道奇还是法拉利,总之是我不敢想象的奢侈品。在我推着自行车奔走在求学路上的时候,别人已是开着跑车帮助警察同志共同富裕了。究其原因,无非是有个非富即贵的好老爹、好阿妈罢了。如果歪解一下,倒是可用牛顿的名言来作一阐述:我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远眺。想象一下我可怜的父亲大人,他的身躯还远未达到“巨人”高度,我只能叹上一口气,继续推着自行车艰难前行。

我没有理由对站在巨人肩膀上的人口诛笔伐,因为我未尝不在或多或少地羡慕他们。其实,无论是农村的贫寒子弟还是工薪阶层,乃至奔小康者,与我同样心存羡慕之心的人尚有许许多多,我们这辈孩子总是在有意或无意地榨取父辈的劳动成果。而就在我们羡慕别人父亲高大的身躯的同时,我那手捧“铁饭碗”的父亲或许也是另一部分人羡慕的对象。

放眼中国历史,过于依赖父辈的实在太多了。有醉生梦死的胡亥,有扶不起的刘阿斗,有难当大任的李存勖。现实社会中,“漂流一族”、“伸手一族”、“啃老一族”仍旧在扮演着相似的角色。就是我们身边,不也有一群人吗?他们整天拿着“高品”手机,功能的强大,设计的精巧,总是夸耀着,无论何时何地,都要向他人展现着自己手机的魅力,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头扬得高高的,似乎周围的人都不在他的眼里,自我的感觉飞上了天。种种依赖现象屡见不鲜。在这种畸形社会风气下,追求独立的难免会心生怨气,有所依赖的反而是冠冕堂皇。面对如此之不公,仍能淡然处之的恐怕只有圣贤与傻瓜了。我自问不是圣贤,更不愿自认傻瓜,因此也就不能免俗,毕竟“大树底下好乘凉”嘛!而“于我心有戚戚焉”者应是大有人在。

凡此种种,无非说明了这样一个问题:要想根绝中国的“依赖”问题绝非朝一夕的事。这要从整个社会着手,而不只是靠教育幼稚的孩子们就可以解决的。德意志民族用了近百年的时间,才在黑格尔、康德、马克思等几代哲学家、思想家的努力下驱散了浑浑噩噩的思想乌云,我想我们也应有这种耐心与恒心,用五十年,一百年或更长的时间来赶走“依赖”,让年轻一代成长为一棵傲岸的橡树。

起死回生

《做一棵橡树》是一篇学生月考高分习作。第一位老师认为,这名学生能从这一则新闻材料中抽取批驳的“靶子”,通过例证,再提出自己鲜明的观点,符合议论的写作要求,但是,老师认为,这篇文章有一大硬伤:叙述过细。如第四自然段,学生在例举了古代事例后,对自己身边的“一群人”行为的描写,重点叙述了这“一群人”的行为表现形式:“拿着手机”、“夸耀着”、“展现着”、“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头扬得高高的”。这与议论文中的叙述要有针对性,要有概括性不符,于是给了一个中等分数:45分。

后来,阅卷教研组长阅读后,认为文章整体语言犀利、观点鲜明。其中最令人赞叹的,是灵活多变的例证手法和诙谐调侃式的反讽手法。即使例证部分确有叙述过繁的语句,但瑕不掩瑜,最后确定为56分。

这就启示我们:事实论据是议论文中的最基本的论据形式之一,如何运用事实论据并很好的让它服务于论点呢?即运用事实论据时要有针对性和概括性,要符合论点所限定的要素。

场外提醒

高考作文对文体的要求是明确的,如果要写成议论文,就必须要包含议论文的三个要素,而且对其中的事实论据要求是非常明确的,即议论文中的记叙是为分析问题、论证观点服务的,因此,要用简明扼要的语言突显事实与论点相联的规律、本质,在语言上具有概括性。而记叙文中的记叙则重点强调形象性,要求记叙细致入微、生动传神。

如何才能让事实诊所具有针对性?首先要学会裁剪,学会根据论点的需要,将事例中隐藏的观点挖掘出来,并适当地增补一些与论点相近甚至相同的词句。如2017年上海作文《平凡的重要》:诚然,西塞罗临终前的理想看似最为伟大,当初的追名逐利、逃避尘世似乎是过于平凡的追求。其实,看似徒劳和卑微的奋斗,未必不会给世界带来深刻的改变。执政时期的西塞罗,维护了罗马的自由与公正。年逾花甲的西塞罗,靠着一副纸笔,为后世留下了最珍贵的智慧。而当他走到了人生的尽头,为了自由的共和国,这个最美、最难以割舍的梦,西塞罗高昂着被割下的头颅,控诉着一个时代的罪恶。  

其次,在议论文中叙述事例时要着力突出论点需要的侧面,甚至可以通过强调不同侧面的方法,加以裁剪增补,来论证不同的论点。如:越王勾践被吴王夫差赦免回国之后,暗暗立下志向——兴越灭吴, 目标廓清了他心头的迷雾,点燃了他心中的明灯,照亮了他前进的航线,卧薪尝胆,虽苦其心志,劳其筋骨,空乏其身,但他始终不懈怠,终于在公元前 473 年一举灭掉吴国,成为长江流域的霸主。” 以上是围绕“目标与成功”进行叙述的。如果论证“信念与理想”观点,那么,叙述重点就会发生变化:越王勾践被吴王夫差赦免回国之后,仅剩 3000 士兵,就确立了兴越灭吴的奋斗目标,并坚信这个目标可以实现。信念是石,点燃奋斗之灯;信念是灯,照亮奋斗之路;信念是路,引他走向辉煌。靠着必胜的信念,不屈的斗志,他义无反顾地投身越国的恢复生产建设,富国强兵,终于灭掉吴国。

编辑:玉函

 

 

 

 

 

 

 

 

 

 

 

 

 

 

 

版权所有:语文报社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