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为:>>>游客登录
孩子的自由内心,也要精心呵护

导语:

 

为什么会想到这个问题,源于几件事情给我的启发。第一,源于江雪老师的一届微课。听江雪老师《发现孩子的天赋》时,谈到家长的固有观念与孩子天赋之间的矛盾。孩子在某方面很有天赋,但由于家长的固有观念,认为这种天赋成就的人一定是“不好的”人。于是,父母就会千方百计地阻止孩子追求自己的内心,或者表达自己的需要。结果可想而知,成年后要重新找回内心自由的感觉需要付出的更多。

第二,源于一篇关于赵慕鹤的文章。文章谈到赵老先生百岁高龄坚持学习挑战自我,那么赵老的动力来自哪里?我认为动力来源于老先生内心自由,真正跟随自己的内心感觉,而不被社会陈见束缚。

第三,源自于我本人和孩子成长的思考。先来聊聊我的成长。以前我讲过老爸打过我一次,在我心里留下了很深的印记。但爸妈也给我提供了非常宽松的成长环境。自从上小学以后,爸妈从来没有在意我的成绩。小学时学校考试、乡镇联考常常考第一,但我没有从父母那儿得到一句夸奖,这是我自己的事情。小考我以全县前十名的优秀成绩进入县城最好的初中班就读,爸妈依然没有夸奖我。

初中时,新鲜的环境,老爸的财力支援,和老师对待学生的势利态度,我的叛逆心、虚荣心、游戏心等“爆棚”,从班里前几名的好学生一下子变成了不遵守规则成绩倒数的“坏学生”。这个时候,爸妈依然没有责怪过我一次。记得刚开始拿家长通知书给爸妈看的时候很忐忑,可是他们只是看看,不批评不责骂,以后就“勇敢”地面对了。

当然,我的每一次成长都是经验和教训中摸爬滚打。因为父母没有过于看重成绩,我自己也没有认识到高考和人生的关系。等到面临高考,自己将没有资本面对社会时才发奋图强。这样的经历让我善于反思、总结,因为我自己不总结反思,没有人能帮到我。

可能有朋友会问,是不是父母不爱我或者不会爱。我没有这么认为,反而能感受到父母很爱我,他们在生活上对我尽可能照顾,关心我的状态。但是当我大点以后,他们除了生活上关照以外,通常会远远地看着我,看着我摔跟头,又看着我站起来。除非关系一生命运的时刻,他们会出来干涉。所以,成长过程中,父母仅仅在我高一闹退学和找对象时坚决反对以外,我的事情一概由我自己定夺。

高中的我,每天健身、美容、设计服装、写杂文……做了很多在别的父母看来不守本分的事情,不用心学习。爸妈也着急,我爸曾经多次悄悄跑到教室后门的缝隙看我,但没有告诉我,更没有批评我。老爸文化水平不高,不懂得教育,只是坚持要我读完高中,也就是老爸的这个信念才有了我的今天。遗憾的是,老爸在不干涉的同时不会很好地引导。这不是责怪老爸,老爸已经做得很好。但在观察过程中结合引导,孩子会更好地认识自己和世界。

在我成长过程中经历了很多摸索,收获了很多摸索后反思而有所得的喜悦,也体会到内心自由的感觉和需要。所以我对成长中自我经历、反思与而后有所收获的感受强烈。于是,在孩子的成长中,我也有意无意地存在这种倾向。很多事情尽量让孩子自己去经历、体验和总结,建立在感受和体验基础上的理解和接受更加深刻。

当然,孩子不可能一次经历总结就会马上成长,需要在一次次经历中磨练。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让孩子去探索,相信他在探索中逐渐总结出很多东西,这些东西将是他终身受益的。父母做的事情就是在他有困难和问题的时候提供无条件的支持和帮助,适时地引导孩子反思。

 在生活细节方面家长关注的越多,孩子越烦,大点的孩子可能就会逐渐伪装自己,或者封闭自己,不愿把自己真实的一面呈现给家长。如果家长干涉孩子的学习、兴趣,可能就会压抑孩子或者伤害到孩子。这样,未来的生活中孩子会在自己内心需要和父母、领导、社会等压力中纠结,难以获得内心自由。

所以,我希望家长们放下焦虑,努力学习,把不同年龄段孩子的自由还给孩子,让孩子在自我探索中总结经验,在追求内心自由中获得满足和喜悦。

 反观自己的育儿经验,我常常用聊天或讲故事的方式引导孩子思考一些较为深刻的东西,但在与孩子相关的具体事情或具体问题时尽量听取孩子的意见和建议,并常常通过“示弱”激励孩子。

在与孩子玩游戏的过程中,“示弱”要让孩子没有觉察,而需要竞争时又毫不客气。竞争中是对手,对手也是朋友,朋友有难可以帮助,但帮助是明确的帮助,不是无原则的谦让。以上思考来源于和儿子游戏时的体会,而这种体会很多是孩子交给我的,孩子交给了我怎么认识游戏中的对手与朋友。记得有一段时间我们俩总玩大富翁棋,我运气很差,总是输。我没有要让着儿子的意思,但是手气太背。每当我快输了的时候,儿子就会安慰我并让我几步,以便我的情况能有所改善。而且他的让步不要回报,在自己面对输局时不会用他的让步提出其他要求。儿子的这种胸怀和面对输赢的态度让我佩服。同时,我也想提醒家长们,有时候是我们玩游戏的态度影响了孩子看待输赢的态度。

 

版权所有:语文报社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