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为:>>>游客登录
逢入京使

导语:

故园东望路漫漫,双袖龙钟泪不干。

 

岑参
故园东望路漫漫,双袖龙钟泪不干。
马上相逢无纸笔,凭君传语报平安。
岑参,唐代边塞诗派的代表人物,与高适并称为“高岑”。他曾两度出塞,居边六年,写出了许多诸如“功名只向马上取,真是英雄一丈夫”(《送李副使赴碛西官军》)、“万里奉王事,一身无所求,也知塞垣苦,岂为妻子谋”(《初过陇山途中呈宇文判官》)这样的昂扬之作;但这首《逢入京使》所表现的则是对家人的思念,调子虽不高昂,感情却极为真挚。天宝八年(公元749年),34岁的诗人因功名不显,只好远赴西域,担任安西节度使高仙芝幕府书记;此诗即写于赴安西(今新疆库车县)途中。
第一次远离家园,行走在通往西域的漫漫长路上,诗人的心情难免凄凉,而就在他思念亲人时,忽然碰见一位返京述职的老相识,于是,他就请对方替自己给家人报个平安。由于用语朴实,情感真挚,因而感人肺腑,成为绝唱。
前两句描绘的两个画面一远一近,一全景一局部。诗人由长安而西域行进多日,想到与亲人渐行渐远,离愁别绪自是越来越多,于是,便忍不住回头“东望”;但眼中只有“漫漫” 长路,何处是“故园”呢?“长安不见使人愁”(李白《登金陵凤凰台》)啊!如此这般,多情的诗人又怎能不悲从中来,以至涕泪淋漓?“龙钟”,本是形容流泪的样子,这里为“沾湿”之意。“双袖龙钟泪不干”,意即擦泪把两只袖子都擦湿后,眼泪还是止不住地流。这个略显夸张的特写镜头,在极力渲染对亲人思念之深的同时,也为其后写“报平安”作了一个很好的铺垫。
后二句场面描写中,诗人的心理描摹可谓曲折传神。当诗人苦思亲人之际,迎面却走来一位故人;听到对方说要进京述职,诗人自是悲喜交加:悲的是故人将与家人相聚,而自己却与亲人越走越远;喜的是对方东回长安,正可以替自己兼做“信使”!只是走马相逢,何来纸笔?既然不能在书信中尽情诉说相思之苦,那托故人带个口信也好啊!于是,诗人便拜托对方:“麻烦您给我的家人传个话,就说我一路平安!”之所以要“报平安”,是因为在诗人看来,家人一定也在思念着自己;这种确凿无疑的肯定,则又进一步凸显了诗人对家人的眷恋之情。
这首诗的好处就在于朴素自然,不假雕琢,虽信口而成,却情真意切。诗人善于把人们心头所想、口里要说的话语,用一种艺术手法加以提炼和概括,使之具有典型意义。这种于平易之中显现出来的丰富韵味,自能深入读者之心,让人经久不忘。

版权所有:语文报社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