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为:>>>游客登录
定风波-南海归赠王定国侍人寓娘
责任编辑:苏轼

导语:

一个女子而有君子之风,其豁达大度,让人佩服。

 

常羡人间琢玉郎,天应乞与点酥娘。自作清歌传皓齿,风起,雪飞炎海变清凉。
万里归来年愈少,微笑,笑时犹带岭梅香。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赏析:“此心安处是吾乡”出自《定风波》,是苏轼写给好友王巩(字定国)的小妾柔奴的词。因受苏轼“乌台诗案”的牵连,王定国被贬官至岭南,后又稍向北迁回至黄州。苏轼设宴招待他,柔奴作陪,谈起岭南生活,苏轼问:“岭南的风土,应该不太好吧?”柔奴却答:“此心安处,便是吾乡。”苏轼大感意外,对其刮目相看。
这首词上阕描写柔奴的美好,说她和王定国是上天撮合的一对璧人,一个是“点酥娘”——即肤如凝脂的美丽女子,一个是“琢玉郎”——如玉石般温润高雅的少年。柔奴相貌柔丽,能歌善舞,风起时,那歌声如雪片飞过炎热的夏日使世界变得清凉。下阕则用白描语言,写其与柔奴的问答。苏轼惊讶柔奴从岭南瘴疠之地万里归来,不仅没有憔悴苍老,反而看上去更加青春年少,微微一笑,如傲雪寒梅,清香四溢,风骨卓然。带着对朋友的关心,苏轼问:岭南贬谪的生活很难熬吧?不料柔奴淡然回答:我的心安住在哪里,哪里就是我的家乡。可见与丈夫同呼吸共命运的坚定信念,早已让她把个人的漂泊置之度外,在夫君遭遇磨难时,淡然相随,不离不弃,内心安定平和,超然物外。一个女子而有君子之风,其豁达大度,让人佩服。

版权所有:语文报社主编